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用户公告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时间记忆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我的相册
最新日志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评论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回复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我的好友
站点信息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我和雪梅有个约会
2018-1-4 11:04:00
          我和雪梅有个约会 
                 ——作者:何秀华(笔名晓荷)
       今天清晨,眼一睁,外面竟然白茫茫一片,这大概是传说中的2018年来的第一场雪。我这样和自己“闹西游”(方言:开玩笑)。衣服没有穿戴齐整,迫不及待探向窗外,大树杈断了一节,小竹子全被压弯。瓦上,地上,远方山上,楼后的小河边,无处不白。啊!来得如此早,这场好大好大的雪啊!我是不反对你的到来,全是因为那句说了几千年的农家话语:大雪兆丰年。此刻便油然感觉,眼前一片稻谷丰收的景象,这白都变成了金黄色。我这人就喜欢想入非非。
       每到下雪天,我总喜欢去找梅花。我从来不忘记一次的去找它们。只因为曹雪芹的踏雪寻梅的好意境,又因为那个妙玉给宝玉沏茶用的梅花雪水惊叹了我!我也用青花瓷罐去收集坐落在梅花之上的雪水。
……
晓荷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银杏果与枯扁豆
2017-12-27 8:31:00
         银杏果与枯扁豆 
                  ——作者:何秀华(笔名晓荷)
       那天冬阳高照,去京华城看《芳华》电影。现时尚走路,和先生两人从家一路往西北方向走去。边走边赏一路好风景:一家人家花墙院子里,长了两棵大桔子树,天这么冷,那树桔子居然不怕寒霜,还是那么灿黄灿黄,叶子仍然碧绿。没有半点退出季节的感觉。先生举起手机来了几张嚓!嚓!嚓!
      又往前走,看到一处河流,尽围绕着些花草树木,亭台小山。看得我俩满目美意融融。沿这河边还长着一溜银杏。这个季节当是银杏收获的时候。可是,我举头看到树上,全都是熟透了的银杏在飘荡,像个风铃似的。再看看地下,铺满一层全是掉下来的银杏果。我不禁感慨:扬州市民素质真是太高了!要是早前,在没有熟透前,恐怕就有人想它们的“心思”了。这果子看来是没有人来摘过。
……
晓荷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小河水自运河来
2017-12-14 10:09:00
        小河水自运河来
               ——作者:何秀华(笔名晓荷)
       我家门前有条护城河,她像母亲一样滋养着我们,让我们吸吮她的乳汁,让我们在她身边嬉戏。她的脾气极好,总是静静地在我们身边让我们抚摸。岸边郁郁葱葱,四季更换着不同的枝叶,红红绿绿把这母亲打扮的俏正正的。
       记得有一阵子,我特别喜欢起大早,不为别的,只为去那河边青石板上看河底:昨天谁家淘米漏下去的米粒,引来小鱼们悠悠地在那里觅食;又是谁家掉下去一根小胡萝卜,此时泛着桔红色的水光;水底色彩斑斓的鹅卵石将河水映衬得像玻璃一样透明;那时这水真像一面镜子,把河底的一切照览无余。而我却不只为看这些,我要看昨晚谁家在这浣纱时,掉几枚硬币下去?我想找点零花钱。
       只要你坚持,总是有机会不让你失望的。记得很清楚,有一次我还真捞到了三分钱。算是发了一笔小财。对于今天,可能三分钱掉在地上都没人去捡。
……
晓荷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那群夏天刚走的家伙
2017-9-4 18:06:00
      那群夏天刚走的家伙
          ——作者:何秀华
    看了法国散文家列那尔的几篇小东西,味道好极了!蹦出几个思维赶快抓住:我说这秋怎么这么宁静,原来,那群夏天的家伙刚走——
    知了——这家伙, 最让我感到热燥!越是热燥它越是鼓噪的凶:吱嘞!吱嘞!吱嘞个不停!就匍匐在我家门前楝枣树的枝丫上,两片白色欧根纱似的双翅一鼓一鼓很有节奏。两只扎得翘正正的爬爬角小辫子顶在头上,我总觉得它们都像是一个个“小丫头”。其实那是它们的“探照灯”,依靠它们才能飞寻新的带露水的枝丫继续匍匐。像是潜伏,又不像。潜伏是不能暴露身份的,可它一直告诉人们它是知了知了的,总是喋喋不休!我真弄不懂,它来到这个世界上究竟想说什么?难道就这样永远不知谦虚的说“知了!知了!知了”了吗?那样谁还会告诉它新的找露水方向?
    我真想告诉它:你飞向太空一次,你回来就会有麻雀那么大,也许你在你的同行中永远拽下去。可是你又那么不谦虚,我也懒得教你这一招。
……
晓荷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荷叶情书飞军营
2017-7-21 18:02:00
  荷叶情书飞军营
      ——作者:何秀华(笔名:晓荷)
    那年代,有这么一首歌,大概是我们这些曾经的军嫂最最的热爱:喜鹊那个喳喳落井台,远方书写乘风来。姑娘含笑把信看,一串山歌飞村外......。我家门口恰巧也有个井台,依护城河而建。休息天的早上,我会在那里用搓板洗衣裳,哼着那首“落井台”的歌,享受着河水腾起细雾和着柳叶散发的清香,那种感觉里还带着一种期盼:我的心里是在等一个人。
    那人,个子矮矮的,皮肤黝黑黑,见到人总是笑眯眯的。那段时间,这个人是我心目中最惦记的人——穿着绿衣服的邮递员。
    至今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姓花,据说是城北花格庄的。我们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花喜鹊。就是源于那首歌。
    洗衣服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那时和部队的先生约好,让我礼拜天一定要收到他的来信。所以,这洗衣服简直就像在放哨,专等西边过来的花喜鹊带来远方书信。
……
晓荷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一百平米高粱地
2017-6-29 17:25:00
     一百平米高粱地——作者:何秀华
    对!就在老博物馆东边一点点(现在是扬州市史公祠)。我今天怎么找不到了那一百平米高粱地了?那时,我家就在这护城河坎坡上,有一大块红红的高粱地。左上方有个水泥砌的像小滑滑梯似的出水口,那是老博物馆里的下水道。今天也找不见了。再往前走走,看到了一个大桥洞,我穿过桥洞,那边已经到了梅岭小学以前的大门口,那块田是我大伯家的。我定了定神,确定这桥洞位置以前就是我家困难时期的高粱地。
    那时的高粱地周边长了一围玉米。玉米熟了,掰下来吃了。杆子可是好东西,我们不知从哪里得来的知识:红根子的玉米秸杆很甜,虽然不如甘蔗,但也能解解没有水果吃的馋。于是,把叶子全部撸干净,只留杆儿捆起来带回家慢慢享用。
    紫根杆的味道有点像葡萄糖,散发出淡淡的甜味。我们没有太多奢望,这种甜已经让我们足够享受。大约有三分之一,嚼在嘴里没有丁点甜味。那一段全部抛弃。我们姊妹四个把紫根秸秆平均分配,每人几根由自己保管。谁吃掉也就没有了。
    这是六十年代的回忆。
……
晓荷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妈妈的针线匾
2017-5-13 12:00:00
          妈妈的针线匾
              ——作者:何秀华
    妈妈远去了,可每年的这个母亲节,我们还是为她留着。总想用一些形式纪念她的那些智慧和勤劳,用来遥寄我们对她的思念。也许这是妈妈最喜欢的了。
    妈妈倚在门边做针线的样子,我一直不能忘记。脚下放一个浅浅的针线匾,那是黄藤编起来的。外面上了一层清漆,光滑滑亮堂堂。大概有直径三四十公分。在这匾子旁,妈妈为我们纳过鞋底,为我们缝过衣裤,还为我们打过若干补丁。这些都是最平常的针线活了。我特别觉得妈妈有本事的针线活,不在这些话上,而是一种民间工艺的手工制品。
    没有钱买玩具,妈妈动起了自己制作的脑筋。剪了一块长方形花布,一般都是利用做衣服剩下来的零头碎布。有时二十多公分长,有时十几公分长。
……
晓荷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这树如此会谢我
2017-4-29 9:51:00
  这树如此会谢我
      ——作者何秀华(笔名晓荷)
    第一次遇见它,惨不忍睹。半米多高,蓬头垢面,披着黄叶子,枯叶子,烂叶子。不知哪里飘来的几根茅草顶在它头上。像乞丐一样,站在我家那个院子大门口墙边。可惜没有手去托钵,否则真是像极乞丐了!我看它可伶,便把它拎回来用个大盆子栽起来。我说:我把幸福带回家。因为,那是棵幸福树哎!
    我把树放在南阳台,紧靠我的卧室。这样,我可以看到它,它也能见到我。当年它,就很努力的长到两米高,树冠在它允许的范围内恣意展开。阳台比较小,它很自觉,一直把自己长得很含蓄,更不敢随处乱钻到别的植物领地。它每天美滋滋的生活着,小风一吹,它的咯吱窝就怕痒,发出沙沙的笑声。我在房间里看书都能感觉得到。我睡着了,它就来到我的梦中悄悄告诉我,它对我的一切安排都很满意了。它说它恨不能给我一个亲吻。哪怕就一次,那它就更满足了。那时我就笑醒了!
    是的,主人给了它生命,它不能给她再添麻烦。它总是希望主人快乐。真的,我一看见它就快乐。你看它天生丽质。有着深墨绿皮肤,油光发亮。穿着深米色的裤子,从来不洗也不见脏。
……
晓荷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老房子就如”博物馆“
2017-3-23 12:01:00
     老房子就如“博物馆”
          ——作者:何秀华
    要把旧房子出租,懒了七八年未动过的老房子,今年下决心去腾清。买了八个大塑料包去了友谊新村。坐在那里顺着欣赏着回忆着,一件件往事浮现在眼前。真如一个博物馆。陈设着我们家过往的历史:
    粮油本子(我们也叫它米证)的出现是和许多老粮票在一个车屉里的,清楚地记得,东头三奶奶家是发粮票的地方,一旦有人来发粮票,她家就派人到每家每户去喊。我们家总是我去,带上粮油本给发票的人逐一核对,然后在米证上盖个红章,接着让我们复核粮票数字。现如今,大米,小米,薏米,黑米,还有外国米,什么米没有啊?就是再也不需要什么证了,物质的丰富让我们饱了口福。
    那阵子,我们公司个个都买整年邮票集,都说,这邮票升值最快,都说,一枚猴票经过几年跟头一翻涨了几十倍。我也信了他们,跟着每年都订这邮票。
……
晓荷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青青河边草
2017-3-5 20:41:00
        青青河边草
            ——作者:何秀华(笔名:晓荷)
    我不是东施效颦,学琼瑶电视剧的名字。我的眼前经常浮现那镶在护城河边上一溜烟嫩汪汪的水草。那真是的的刮刮的“青青河边草”。而不是艺名。我不知道总为何会想起它们,今天终于明白,它,曾经精准扶贫过我们。
    六十年代初期,我们的那条老街上,许许多多人家业余时间,都在为工厂糊纸盒,拆纱头抑或剥大蒜,用来接济家中不足的生活资金。妈妈东托西找,也想分得人家一羹,往往都是被人家婉言拒绝。“看样子,这种外快生意不容易找呢!” 妈妈这样子告诉爸爸。
    我的“街上奶奶”来了,(我的亲奶奶是菜农)她是我爸妈的红娘,也是我爸解放前学徒地方的师母。她一脸富态,说话带着微笑漫不经心,总让人喜欢。自从她那次来后,爸妈开始高兴了起来。我有这种感觉。
……
晓荷 |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3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http://www.bokeyz.com/user1/95015/index.html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 摇钱树心水论坛 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白小姐中特玄机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一肖一码期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