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时 间 记 忆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 新 评 论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专 题 分 类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 新 日 志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 新 留 言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


 
 
【调笑令】咏空竹
[ 2015-11-9 21:02:00 | By: 蔺君 ]
 

 

【调笑令】咏空竹

 

空竹,空竹,卧龙运筹围屋。

客厅堆满经书,刘备三来顾庐。

庐顾,庐顾,白帝临终托付。

 
 
 
Re:【调笑令】咏空竹
[ 2015-11-10 12:29:00 | By: 九畹兰田 ]
 
九畹兰田欣赏!问好!"
 
 
 
Re:【调笑令】咏空竹
[ 2015-11-10 9:38:00 | By: wzjk ]
 
wzjk
以下引用山抹微云在2015-11-9 22:11:00发表的评论:
启禀孔老县令,那两个字是蒋永义写的“袅烟”,典出:<br> 柳梢青(僧仲殊)<br> <br> 岸草平沙。吴王故苑,柳<u>袅烟</u>斜。雨后寒轻,风前香软,春在梨花。 行人一棹<br> 天涯。酒醒处、残阳乱鸦。门外秋千,墙头红粉,深院谁家。<br>

谢告知
 
 
 
Re:【调笑令】咏空竹
[ 2015-11-9 22:11:00 | By: 山抹微云 ]
 
山抹微云启禀孔老县令,那两个字是蒋永义写的“袅烟”,典出:
柳梢青(僧仲殊)

岸草平沙。吴王故苑,柳袅烟斜。雨后寒轻,风前香软,春在梨花。 行人一棹
天涯。酒醒处、残阳乱鸦。门外秋千,墙头红粉,深院谁家。
 
 
 
Re:【调笑令】咏空竹
[ 2015-11-9 22:03:00 | By: wzjk ]
 
wzjk
以下引用山抹微云在2015-11-9 21:41:00发表的评论:
请问空老县令,图片上的两个大篆怎么念?

个园的
 
 
 
Re:【调笑令】咏空竹
[ 2015-11-9 21:44:00 | By: 山抹微云 ]
 
山抹微云

徐志摩的诗: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山抹微云翻译成近体诗:《再别康桥》
扁舟穿柳逆风枭,荡漾星河万里遥;

漫溯柔波泥上过,并将焕彩指尖招;

沉吟醉酒才挥袖,高兴放歌更吹箫;

定若山河同月色,生涯起止是康桥。

今天讨论近体诗的句法。
现代汉语双音词多,还有不少多音词;古代汉语却是单音词(一字一音一义)为主。明白了这个特点,我们从事诗词创作时就会尽量用单音词来表现现代生活和现代情感。此外,而今不少双音词,在诗词里经常得看成两个单音词。
以单音词为主来作诗,显然信息容量大,能够在有限的几十个字里表达更丰富的情感意韵。有这样一首诗:服从需要听安排,劳动农村逐队来。愿把身心献工作,相期换骨脱凡胎。
这首诗从语言形式看,押韵,平仄都做到了,却没有什么诗味,有点不伦不类,其原因就在于诗中大多是双音词(末句稍好却是现成话),造成整首诗不具备诗词凝练含蓄的特质,语言浅露直白,诗味寡淡。
同样写劳动,聂绀弩就写得别出心裁,他有首《伐木赠张先怡》,其中两句是这样写的:百日皆夸茅屋暖,一冬尽与赤松游。
大呼乔木迎声倒,小憩新歌信口流。由于灵活运用古汉语词汇(其中“赤松”即赤松子,秦汉传说中的上古仙人),以单音词为主,语言容量大了,形象鲜明,情感丰富,主题表达到位,让人读来会心一笑。
为什么选择徐志摩的诗为范例呢?徐志摩是五四时期具有代表性的诗人,他从古文里走来,又留学剑桥,熟读雪莱济慈的诗歌,他的诗歌可是说是熔古铸今学究中外。他的新诗诗句处处遵守中国古典诗词造句的法则。
中国古典诗词造句的法则是什么呢?就是步与顿。
以七言律句为例,分两音步四顿。两音步有五二和四三两种,顿则是二二一二和二二二一两种。
特别要注意的是,音步和音顿是两个概念,不能混淆。
比如徐志摩的诗句: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按音步分就是:悄悄的 我走了,
 正如 我悄悄的来;
我 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 一片云彩。
按顿法分就是:
悄悄 的 我 走了,
 正如 我 悄悄的 来;
我 挥一挥 衣袖,
 不 带走 一片 云彩。
什么意思呢?近体诗的格律是固定的,所以顿是固定的。变化在音步。以我的诗为例:
扁舟穿柳逆风枭,荡漾星河万里遥;

漫溯柔波泥上过,并将焕彩指尖招;

沉吟醉酒才挥袖,高兴放歌更吹箫;

定若山河同月色,生涯起止是康桥。

音步是这么分的:

扁舟穿柳 逆风枭,荡漾星河 万里遥;

漫溯柔波 泥上过,并将焕彩 指尖招;

沉吟醉酒才 挥袖,高兴放歌更 吹箫;

定若山河同 月色,生涯起止是 康桥。

顿法是这么分的:

扁舟 穿柳 逆风 枭,荡漾 星河 万里 遥;

漫溯 柔波 泥上 过,并将 焕彩 指尖 招;

沉吟 醉酒 才 挥袖,高兴 放歌 更 吹箫;

定若 山河 同 月色,生涯 起止 是 康桥。
在前一篇《微云夜话》里我说过,近体诗里并列没有意义,只有主次之分,而且必须有主次之分,或者说只有修饰与被修饰。
到了关键的地方了,近体诗是词组修饰词组,这就是音步的意义。我为什么没有用主谓句动宾句兼语句连动句的说法,因为省略是近体诗句的常态,所谓不完全句,用修饰与被修饰更贴切。
说白了,近体诗句是词组和词组发生关系,这就是近体诗的造句法。
黄惇老师(南京艺术学院书法博士生导师)有个调侃的说法,中锋用笔是笔尖和纸说话,侧锋是笔肚和纸说话,偏锋就是笔肚和桌子说话了。借来解释近体诗造句法就是,近体诗的句子是词组和词组说话,除此没有意义。近体诗的句子体现的是词组和词组的关系。
这就是近体诗造句方法,顿是格律决定的,不能更改,变化的是音步。词组和词组的搭配形成音步。由此决定了近体诗句中的词性要间隔,名词动词形容词要有机组合,还是那句话,并列对于近体诗没有意义。
然后近体诗的句子和句子之间也要有逻辑联系。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叶绍翁·游 园不值》)这两句诗,历来称誉人口,叫人称妙。然而,它究竟“妙”在何处呢?其实妙就妙在这两句“相辅相成”、互相配合的“关系”上。即:前句为后句开道,后句为前句撑腰。 如果没有前句渲染气氛,打开台锣鼓,则后句的出现,只 显得突然而平淡无奇;反过来,如没有后句的亮相、弄姿, 而前句也显得是虚张声势。
我想我已经初步说明了近体诗的造句方法。



 
 
 
Re:【调笑令】咏空竹
[ 2015-11-9 21:42:00 | By: 山抹微云 ]
 
山抹微云不好意思,应该是“孔老县令”,搜狗打字法就是不靠谱哟
 
 
 
Re:【调笑令】咏空竹
[ 2015-11-9 21:41:00 | By: 山抹微云 ]
 
山抹微云请问空老县令,图片上的两个大篆怎么念?
 
 
发表评论: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